Title


目 錄

  1. 起源
  2. 春節的傳說
  3. 春節的習俗
  4. 春節食俗
  5. 全國各地的春節習俗
  6. 台灣的春節習俗
  7. 春節詩詞選


起源


春 節 , 也 稱 元 旦 、 元 日 、 溯 旦 、 元 正 … … 等 , 意 思 指 的 都 是 「 一 年 之 始 」 。

在 早 期 的 農 叢 社 會 , 耕 作 的 進 度 往 往 依 天 時 為 準 , 曆 法 自 然 就 成 了 農 民 作 息 的 依 據 。 我 國 自 古 以 農 立 國 , 曆 法 的 準 確 與 否 , 直 接 影 響 國 計 民 生 , 所 以 歷 代 天 子 , 都 十 分 重 視 修 訂 曆 法 一 事 。 夏 代 曆 法 建 寅 , 以 孟 春 之 月 ( 即 陰 歷 正 月 ) 為 歲 首 。 此 後 歷 經 商 、 周 、 秦 三 度 改 曆 , 到 了 漢 武 帝 時 , 已 出 現 了 曆 法 與 天 象 不 符 的 偏 差 。 《 漢 書 》 「 律 曆 志 」 形 容 此 時 為 : 「 朔 晦 月 見 , 弦 滿 望 高 」 。 武 帝 便 命 司 馬 遷 、 落 下 閎 、 鄧 平 等 人 改 秦 「 顓 頊 曆 」 , 另 訂 「 太 初 曆 」 , 仍 以 夏 曆 的 孟 春 之 月 為 歲 首 , 並 將 廿 四 節 氣 列 入 曆 法 。 這 套 曆 法 一 直 沿 用 了 兩 千 多 年 , 民 國 以 後 , 才 改 用 陽 曆 。

由 於 年 曆 的 確 定 , 年 節 的 風 俗 也 就 隨 之 固 定 下 來 , 標 志 著 一 年 之 始 的 元 旦 , 正 值 萬 象 更 新 之 際 , 不 管 士 農 工 商 , 都 將 它 視 為 一 年 中 最 重 要 的 一 個 節 日 。

    回目錄


春節的傳說

相 傳 在 很 久 以 前 , 由 於 曆 法 定 得 不 準 , 天 時 與 農 事 往 往 不 能 正 確 地 配 合 , 農 作 物 的 收 成 因 而 不 理 想 。 當 時 的 天 子 祖 乙 見 到 節 令 紊 導 致 民 生 不 聊 生 , 也 非 常 憂 慮 。 他 就 召 集 百 官 詢 問 節 令 失 常 的 原 因 。 節 令 官 阿 衡 自 己 也 不 明 白 , 就 隨 意 編 了 個 理 由 , 說 是 人 們 得 罪 了 天 神 ; 要 使 節 令 恢 復 正 常 , 就 得 祭 拜 天 神 , 請 求 寬 恕 。 祖 乙 聽 信 了 阿 衡 的 話 , 就 親 自 率 領 百 官 ,董 香 沐 浴 , 前 往 天 壇 祭 祀 天 神 , 並 傳 喻 全 國 百 姓 設 壇 祭 天 。 可 是 折 騰 了 半 天 , 節 令 還 是 照 樣 的 亂 。

當 時 在 定 陽 山 下 , 有 個 青 年 樵 夫 名 叫 「 萬 年 」 。 萬 年 平 日 以 打 柴 採 藥 為 生 。 他 看 到 節 令 紊 亂 , 莊 稼 人 無 法 種 田 , 也 是 急 在 心 裡 , 苦 苦 尋 思 解 決 的 辦 法 。

有 一 天 , 萬 年 上 山 砍 柴 , 砍 罷 了 就 坐 在 樹 下 休 息 。 他 眼 望 著 樹 影 出 神 , 心 中 想 的 , 仍 是 如 何 將 節 令 定 準 的 事 。 不 知 不 覺 過 了 大 半 個 時 辰 , 他 才 發 現 地 上 的 樹 影 已 悄 悄 地 移 動 了 方 位 。 萬 年 靈 機 一 動 , 心 想 , 何 不 利 用 日 影 的 長 短 來 計 算 時 間 呢 ? 回 到 家 後 , 萬 年 就 設 計 了 一 個 「 日 晷 儀 」 。 可 是 , 一 遇 上 陰 雨 天 , 日 晷 儀 又 失 去 效 用 了 。 有 一 天 , 萬 年 在 泉 邊 喝 水 , 看 見 崖 上 的 水 很 有 節 奏 的 往 下 滴 , 規 律 的 滴 水 聲 又 啟 發 了 他 的 靈 感 。 回 家 後 , 萬 年 就 動 手 做 了 一 個 五 層 的 漏 壼 , 利 用 漏 水 的 方 法 來 計 時 。 這 麼 一 來 , 不 管 天 氣 陰 晴 , 都 可 以 正 確 地 掌 握 時 間 了 。 有 了 計 時 的 工 具 , 萬 年 更 加 用 心 的 觀 察 天 時 節 令 的 變 化 。 經 過 長 期 的 歸 納 , 他 發 現 , 每 隔 三 百 六 十 多 天 , 天 時 的 長 短 就 會 重 覆 一 次 。 只 要 搞 清 楚 日 月 運 行 的 規 律 , 就 不 用 擔 心 節 令 不 準 了 。

萬 年 就 帶 著 自 製 的 的 日 晷 儀 及 水 漏 壼 去 進 見 天 子 祖 乙 , 說 明 節 令 不 準 與 天 神 毫 不 相 干 。 祖 乙 覺 得 萬 年 說 的 很 有 道 理 , 就 把 萬 年 留 下 , 在 天 壇 前 蓋 起 日 晷 台 、 漏 壼 亭 , 又 派 了 十 二 個 童 子 供 萬 年 差 遣 。 從 此 以 後 , 萬 年 得 以 專 心 致 志 的 研 究 時 令 。

過 了 一 段 日 子 , 祖 乙 派 阿 衡 去 了 解 萬 年 製 曆 的 情 況 。 萬 年 拿 出 自 己 推 算 出 的 初 步 成 果 , 說 : 「 日 出 日 落 三 百 六 , 周 而 復 始 從 頭 來 。 草 木 榮 枯 分 四 時 , 一 歲 月 有 十 二 圓 」 。 阿 衡 聽 後 , 非 常 忐 忑 不 安 , 他 擔 心 製 出 準 確 的 曆 法 , 得 到 天 子 重 用 , 直 接 的 威 脅 到 他 的 地 位 。 於 是 阿 衡 就 以 重 金 收 買 了 一 名 刺 客 , 準 備 殺 掉 萬 年 。 無 奈 萬 年 全 心 研 究 時 令 , 幾 乎 從 不 離 開 所 住 的 日 月 閣。 刺 客 只 好 趁 夜 深 人 靜 之 時 , 挽 起 了 箭 射 殺 萬 年 。 只 聽 得 「 嗖 」 的 一 聲 , 一 箭 射 中 了 萬 年 的 胳 膊 , 萬 年 應 聲 倒 下 。 童 子 們 高 喊 抓 拿 刺 客 , 守 衛 的 兵 士 及 時 抓 住 了 刺 客 , 將 他 扭 送 天 子 。

祖 乙 問 明 了 是 阿 衡 的 詭 計 , 就 下 令 將 阿 衡 收 押 , 親 自 到 日 月 閣 來 探 望 萬 年 。 萬 年 就 把 自 己 最 新 的 研 究 成 果 報 告 給 祖 乙 : 「 現 在 申 星 追 上 了 百 星 蠶 百 星 , 星 象 復 原 , 子 時 夜 交 , 舊 歲 已 完 , 時 又 始 春 , 希 望 天 子 定 個 節 名 吧 ! 」 祖 乙 說 : 「 春 為 歲 為 , 就 叫 春 節 吧 。 」 當 時 祖 乙 見 萬 年 為 了 制 曆 , 日 夜 勞 瘁 又 受 了 箭 傷 , 心 中 不 忍 , 就 請 他 入 宮 調 養 身 體 , 萬 年 答 道 : 「 多 謝 天 子 厚 愛 ,只 是 目 前 的 太 陽 曆 還 是 草 曆 , 不 夠 準 確 , 要 把 歲 末 尾 時 也 閏 進 去 。 否 則 , 久 而 久 之 , 又 會 造 成 節 令 失 常 。 為 了 不 負 眾 望 , 我 必 須 留 下 來 , 繼 續 把 太 陽 曆 定 準 。 」 又 經 過 了 數 十 個 寒 暑 , 萬 年 精 心 制 定 的 太 陽 曆 終 於 完 成 了 。 當 他 把 太 陽 曆 獻 給 祖 乙 時 , 已 是 個 白 髮 蒼 蒼 的 老 人 了 。 祖 乙 深 受 感 動 , 就 把 太 陽 曆 定 名 為 「 萬 年 曆 」 , 並 封 萬 年 為 「 日 月 壽 星 」 。

直 到 今 天 , 人 們 將 陽 曆 稱 為 「 萬 年 曆 」 , 並 在 春 節 時 掛 上 日 月 壽 星 圖 , 據 說 都 是 為 了 紀 念 功 高 德 重 的 萬 年 。

    回目錄


春節的習俗


崔 寔 ( 逝 於 一 七 ○ ) 的 《 四 民 月 令 》 記 載 東 漢 的 元 旦 習 俗 : 正 月 之 旦 , 是 謂 正 日 , 躬 率 妻 孥 , 潔 祀 祖 禰 。 前 期 三 日 , 家 長 及 執 事 , 皆 致 齋 焉 。 及 祀 日 , 進 酒 降 神 畢 , 乃 家 室 尊 卑 , 無 小 無 大 , 以 次 列 坐 先 祖 之 前 , 子 、 婦 、 孫 、 曾 , 各 上 椒 酒 於 其 家 長 , 稱 觴 舉 壽 , 欣 欣 如 也 。

中 國 人 講 究 孝 道 , 即 使 對 已 逝 的 先 人 也 不 例 外 。 在 許 多 的 傳 統 節 日 中 , 祭 祖 都 是 不 可 少 的 項 目 。 春 節 的 祭 更 是 當 天 的 首 要 大 事 。 據 宗 懍 ( 四 九 八 ─ ─ 五 六 五 ) 的 《 荊 楚 歲 時 記 》 記 載 : 「 正 月 一 日 , … … 雞 鳴 而 起 , 先 於 庭 前 爆 竹 , 燃 草 , 以 辟 山 臊 惡 鬼 , 於 是 長 幼 悉 正 衣 冠 , 以 次 拜 賀 」 。 「 雞 鳴 而 起 」 , 固 然 是 為 了 一 大 早 向 祖 先 拜 年 , 而 齋 戒 及 正 衣 冠 更 是 要 求 在 身 心 兩 方 面 都 達 到 絕 對 的 恭 敬 。 至 於 原 意 在 避 山 臊 惡 鬼 的 爆 竹 , 幾 經 變 化 , 竟 成 點 綴 年 節 熱 鬧 氣 氛 不 可 或 缺 的 鞭 炮 了 。

古 時 候 的 爆 竹 就 是 將 竹 子 投 入 火 中 燃 燒 , 竹 節 裡 的 空 氣 受 熱 膨 脹 後 炸 裂 竹 管 , 發 出 劈 啪 的 響 聲 , 以 此 來 驅 逐 鬼 怪 。 後 來 , 驅 邪 的 目 的 變 得 較 不 明 顯 , 反 而 是 爆 竹 所 迸 發 的 火 光 及 響 聲 增 進 了 年 節 熱 鬧 、 興 奮 的 氣 氛 , 因 而 大 受 歡 迎 。

自 從 宋 人 發 明 火 藥 後 , 就 有 人 以 紙 卷 取 代 竹 筒 , 並 以 麻 莖 把 爆 竹 編 成 串 來 出 售 , 稱 為 「 編 炮 」 。 又 因 為 它 爆 炸 的 聲 音 清 脆 如 鞭 響 , 所 以 也 叫 做 「 鞭 炮 」。 據 周 密 ( 一 二 三 二 ─ ─ 一 三 ○ 八 以 後 ) 的 《 武 林 舊 事 》 卷 三 記 載 , 南 宋 時 製 鞭 炮 的 技 術 已 經 相 當 進 步 了 , 有 的 鞭 炮 可 以 「 一 爇 ( 點 燃 ) 連 百 餘 響 不 絕 」 。 利 用 製 作 鞭 炮 的 原 理 , 巧 手 的 商人 又 發 明 了 各 色 的 花 炮 、 煙 火 , 並 取了 一 個 個 別 緻 的 名 稱 , 如 :霸 王 鞭 、 地 老 鼠 、 一 丈 菊 、 火 梨 花、 飛 雪 迎 春 、 金 菊 吐 艷 、 仙 女 散 花 等 等 。 各 種 精 巧 的 花 樣 , 將 夜 空 點 綴 得 無 比 燦 爛 。

在 滿 街 鞭 炮 的 硝 煙 中 , 熙 來 攘 往 的 都 是 相 互 拜 訪 賀 年 的 人 群 , 「 恭 喜 」 之 聲 不 絕 於 耳 。 至 親 好 友 之 間 , 一 般 都 是 親 自 登 門 拜 年 。 至 於 平 日 交 情 不 深 的 朋 友 , 若 要 一 一 造 訪 未 免 太 費 耗 時 間 與 精 力 。 於 是 , 早 在 宋 朝 就 有 人 想 出 了 以 名 刺 ( 名 片 ) 代 替 本 人 拜 年 的 方 法 , 俗 稱 「 飛 帖 」 。 宋 人 周 輝 ( 生 於 一 一 二 六 ) 的 《 清 波 雜 志 》 卷 六 記 載 , 宋 人 拜 年 , 多 不 親 往 ; 而 是 遺 僮 僕 前 往 遞 送 名 片 。 曾 有 一 士 子 , 為 了 表 示 自 己 交 遊 廣 闊 , 分 身 乏 術 , 就 命 僮 僕 手 持 馬 籠 頭 , 到 了 欲 投 刺 的 人 家 門 口 , 搖 幾 聲 鈴 , 表 示 自 己 來 過 了 , 然 後 丟 下 名 刺 而 去 。 有 人 識 破 他 的 詭 計 , 就 故 意 在 他 搖 鈴 時 開 門 出 現 。 那 個 尷 尬 的 僕 人 反 應 很 快 的 說 : 「 馬 兒 剛 剛 脫 韁 走 了 」 。 此 事 一 時 傳 為 笑 談 。 「 飛 帖 」 拜 年 的 習 俗 或 許 稍 欠 誠 意 , 卻 因 為 它 的 方 便 省 事 , 事 到 清 末 還 盛 行 不 衰 。 民 國 以 後 , 它 甚 至 融 合 了 西 方 人 寄 耶 誕 卡 的 習 俗 , 形 成 了 現 在 的 賀 年 卡 。

我 國 各 地 的 春 節 習 俗 , 基 本 上 大 致 相 同 , 間 或 有 日 期 上 的 差 異 。 一 般 而 言 , 從 初 一 到 初 五 , 所 有 的 商 店 都 休 市 五 天 , 農 民 也 不 下 田 耕 作 。 在 這 一 年 一 度 的 假 期 裡 , 除 了 走 訪 親 友 , 相 互 拜 年 外 , 也 有 人 趁 此 機 會 關 起 門 來 賭 博 玩 樂 。 為 了 求 取 新 年 的 好 兆 頭 , 從 元 旦 到 破 五 ( 正 月 初 五 ) 人 們 要 遵 守 許 多 的 禁 忌 。 如 : 不 准 小 孩 哭 鬧 , 如 果 小 孩 子 犯 了 錯 , 也 不 能 加 以 打 罵 。 不 准 打 破 碗 盤 , 萬 一 不 小 心 打 碎 了 , 要 趕 緊 說 聲 「 碎 碎 ( 歲 歲 ) 平 安 」 , 及 時 化 解 凶 災 。 新 春 期 間 也 不 能 動 刀 剪 ( 主 凶 殺 及 口 舌 之 爭 ) 。 不 准 掃 地 、 倒 垃 圾 , 以 免 將 一 年 的 財 富 都 掃 出 去 。 有 的 地 方 , 如 北 平 , 在 破 五 之 前 忌 女 客 上 門 , 婦 女 要 到 初 六 才 可 以 出 門 拜 年 。

對 女 客 的 禁 忌 到 了 南 方 就 不 成 立 了 , 福 建 及 廣 東 兩 省 以 初 二 為 已 嫁 歸 寧 的 日 子 。 已 出 嫁 的 女 兒 都 會 在 這 天 與 丈 夫 、 子 女 一 同 回 娘 家 「 作 客 」 。 終 年 操 持 家 事 的 婦 女 。 也 只 有 在 這 個 時 候 , 才 能 以 「 作 客 」 的 心 情 來 享 受 這 難 得 的 假 期 。

「 祭 財 神 」 也 是 新 春 的 重 要 節 目 之 一 。 財 神 是 最 受 民 間 歡 迎 的 神 祇 , 不 管 是 住 戶 或 商 家 , 都 希 望 能 將 財 神 接 回 家 , 確 保 今 年 財 源 廣 進 。 所 以 年 初 二 ( 也 有 在 初 五 ) 一 大 早 就 要 準 備 豐 富 的 牲 醴 , 焚 香 放 炮 迎 財 神 , 針 對 大 家 喜 歡 財 神 上 門 的 心 理 , 有 人 就 特 意 戴 起 金 面 具 , 手 持 紙 元 寶 , 扮 成 財 神 的 模 樣 , 再 找 幾 個 同 伴 敵 鑼 打 鼓 , 挨 家 挨 戶 的 去 說 吉 祥 話 , 討 紅 包 。 祭 過 財 神 , 當 天 還 要 吃 一 餐 餛 飩 , 稱 為 「 元 寶 湯 」 。

新 春 期 間 , 除 了 家 人 親 友 間 的 團 聚 取 樂 外 , 也 大 眾 化 的 娛 樂 活 動 。 最 常 見 的 , 要 算 是 舞 龍 、 舞 獅 了 。 我 國 自 古 就 視 「 龍 」 為 吉 祥 的 象 徵 , 他 們 認 為 龍 掌 管 降 雨 , 春 節 時 舞 龍 可 以 保 佑 今 年 風 調 雨 順 、 五 穀 豐 登 。

舞 龍 的 表 演 主 要 分 成 「 單 龍 戲 珠 」 及 「 雙 龍 搶 珠 」 兩 種 。 龍 身 由 許 多 小 環 節 組 成 , 一 般 都 是 單 數 , 如 九 節 、 十 一 節 、 十 三 節 等 。 每一 節 至 少 由 一 人 負 責 抬 , 大 型 的 舞 龍 往 往 要 動 員 數 十 至 上 百 人 。 龍 頭 追 著 紅 色 的 寶 珠 上 下 翻 動 , 龍 身 也 隨 著 偃 仰 翻 轉 , 如 波 浪 般 的 起 伏 。 如 果 在 夜 間 舞 龍 , 還 可 以 將 每 節 龍 身 都 點 上 燈 , 舞 起 如 繁 星 飛 躍 , 銀 浪 洶 湧 , 比 起 白 天 的 舞 龍 , 另 有 一 番 氣 勢 。

舞 獅 的 規 模 就 小 得 多 , 只 要 兩 個 人 就 可 以 表 演 。 不 過 , 正 因 為 它 的 規 模 小 , 反 而 可 以 做 出 舞 龍 做 不 到 的 細 緻 表 演 , 如 跌 撲 、 翻 滾 、 跳 躍 、 搔 癢 等 。 按 巧 高 明 的 , 還 可 以 演 出 滾 繡 珠 、 過 跳 板 、 上 樓 台 等 動 作 。

舊 時 為 家 庭 奔 波 勞 碌 的 人 , 只 有 在 春 節 期 間 才 有 閒 錢 及 閒 工 夫 來 從 事 娛 樂 活 動 。 許 多 大 大 小 小 的 遊 藝 表 演 也 就 在 此 時 紛 紛 出 籠 。 諸 如 傀 儡 戲 、 皮 影 戲 、 耍 猴 兒 、 拉 洋 片 、 跑 旱 船 、 踩 高 蹺 、 打 太 平 鼓 等 等 , 街 上 市 鎮 日 鑼 鼓 喧 天 , 看 熱 鬧 的 人 群 往 來 不 絕 。 孩 子 們 剛 收 到 的 壓 歲 錢 也 是 商 人 們 極 力 爭 取 的 目 標 。 舉 凡 風 箏 、 風 車 、 捏 麵 人 、 陀 螺 、 鞭 炮 等 , 無 不 極 力 招 徠 兒 童 的 光 臨 。 當 逛 完 這 五 光 十 色 的 年 市 , 還 可 以 買 串 糖 葫 蘆 邊 走 邊 吃 的 回 家 , 這 就 難 怪 每 個 小 孩 都 全 心 期 盼 迥 年 了 。

大 約 到 了 初 四 、 初 五 , 許 多 商 家 就 會 陸 續 開 張 。 劈 啪 的 鞭 炮 聲 從 凌 晨 開 始 就 響 個 不 停 。 店 舖 門 前 也 會 貼 上 「 開 市 大 吉 」 或 是 「 生 意 興 隆 通 四 海 , 財 源 廣 茂 達 三 江 」 等 吉 祥 的 春 聯 。 對 第 一 個 上 門 的 顧 客 , 不 管 買 多 買 少 , 一 定 要 給 予 熱 誠 的 接 待 , 或 是 遞 茶 點 煙 , 或 是 折 扣 優 待 。 如 果 和 第 一 位 顧 客 成 交 了 開 年 第 一 筆 大 生 意 , 更 會 被 視 為 今 年 生 意 興 隆 的 好 兆 頭 。

歷 史 上 還 曾 經 有 過 在 正 月 初 七 過 「 人 日 節 」 、 的 習 俗 。 「 人 日 」 一 說 來 自 東 方 朔 的 《 占 書 》 : 「 歲 後 八 日 , 一 日 雞 , 二 日 犬 , 三 日 豕 , 四 日 羊 , 五 日 牛 , 六 日 馬 , 七 日 人 , 八 日 穀 。 其 日 清 明 , 則 所 生 之 物 育 ; 陰 則 災 。 」 《 荊 楚 歲 時 記 》 中 記 載 的 人 日 習 俗 是 : 「 以 七 種 菜 為 羹 。 剪 彩 為 人 , 或 鏤 金 薄 為 人 , 以 貼 屏 風 , 亦 戴 之 頭 鬢 。 又 造 華 勝 以 相 遺 。 登 高 賦 詩 」 。 人 日 節 曾 在 南 北 朝 及 唐 宋 時 代 盛 行 一 時 , 明 清 以 後 已 漸 衰 退 。 有 些 地 方 還 保 留 在 正 月 初 七 吃 素 菜 的 習 俗 , 但 規 模 已 大 不 如 前 。

現 代 人 過 春 節 , 到 初 五 已 告 一 段 落 , 各 自 返 回 工 作 崗 位 , 等 待 十 天 後 元 宵 節 的 來 臨 。 過 完 元 宵 , 「 新 年 」 就 算 真 正 的 結 束 了 。

    回目錄


春節食俗


春 節 可 說 是 一 年 當 中 飲 食 最 不 虞 匱 乏 的 時 候 了 , 因 此 春 節 的 飲 食 習 俗 除 了 追 求 食 品 的 美 味 外 , 更 重 要 的 意 義 在 祈 福 驅 邪 。

《 荊 楚 歲 時 記 》 對 南 北 朝 時 元 旦 食 俗 有 很 詳 細 記 載 : 「 進 椒 柏 酒 , 飲 桃 湯 。 進 屠 蘇 酒 、 膠 牙 餳 , 下 五 辛 盤 , 進 敷 于 散 , 服 卻 鬼 丸 , 各 進 一 雞 子 」 。 據 按 語 的 解 釋 ; 飲 椒 柏 酒 是 為 了 像 柏 樹 一 樣 的 長 壽 。 桃 湯 、 屠 蘇 酒 、 敷 于 散 及 卻 鬼 丸 都 是 用 來 避 瘟 驅 鬼 。 五 辛 盤 是 五 種 辣 味 的 菜 , 可 以 「 發 五 臟 之 氣 」 , 吃 膠 牙 餳 可 使 齒 牙 牢 固 , 吞 生 雞 蛋 則 稱 為 「 練 形 」 。 古 時 喝 椒 柏 、 屠 蘇 酒 時 , 還 講 究 以 由 少 至 老 的 順 序 食 酒 , 這 是 因 為 「 以 小 者 得 歲 , 先 酒 賀 之 ; 老 者 失 歲 , 故 後 與 酒 」 ( 《 荊 楚 歲 時 記 》 ) 。 飲 酒 的 順 序 意 義 或 許 已 為 後 人 所 淡 忘 , 但 是 新 春 期 間 , 舉 杯 祝 願 美 好 生 活 的 傳 統 仍 持 續 不 斷 。 不 管 男 女 老 幼 , 即 使 平 時 不 善 飲 酒 的 , 在 新 年 時 也 必 定 要 小 酌 一 番 應 應 景 。

除 了 家 人 之 間 相 互 飲 酒 祝 福 外 , 也 擇 日 邀 集 親 戚 朋 友 前 來 「 喝 春 酒 」 , 共 同 沾 染 春 節 的 喜 氣 。 請 春 酒 的 習 俗 , 唐 代 稱 為 「 傳 座 酒 」 , 平 日 難 得 見 面 的 習 俗 , 唐 代 稱 為 「 傳 座 酒 」 , 平 日 難 得 見 面 的 親 友 , 都 會 趁 此 機 會 互 相 拜 訪 , 聯 絡 感 情 。 中 小 戶 人 家 請 春 酒 , 自 然 是 以 溫 馨 的 家 宴 為 主 。 至 於 富 室 巨 賈 , 應 酬 往 來 的 對 象 既 多 , 請 起 春 酒 來 規 模 也 較 大 。 舊 時 北 京 的 同 仁 堂 藥 舖 , 每 年 春 酒 要 運 請 三 天 , 還 搭 台 子 唱 大 戲 。 戲 碼 一 定 是 多 年 未 演 的 劇 目 , 延 請 當 紅 的 名 角 來 演 出 , 可 謂 別 開 生 面 。

請 春 酒 的 菜 色 比 起 平 日 宴 客 , 自 然 更 加 豐 盛 , 潘 榮 陛 的 《 帝 京 歲 時 紀 勝 》 ( 一 七 五 八 ) 就 記 載 了 如 下 的 一 份 精 緻 的 菜 單 :

至 於 酉 守 酢 之 具 , 則 鏤 花 繪 果 為 茶 , 十 錦 火 鍋 供 饌 。 湯 點 則 鵝 油 方 補 , 豬 肉 饅 首 , 江 米 糕 , 黃 忝 飥 ; 酒 餚 則 醃 雞 臘 肉 , 糟 鶩 風 魚 , 野 雞 爪 , 鹿 兔 脯 ; 果 品 則 松 榛 蓮 慶 , 桃 杏 瓜 仁 , 栗 棗 枝 圓 , 渣 糕 耿 餅 , 青 枝 葡 萄 , 白 子 崗 榴 , 秋 波 梨 , 蘋 婆 果 , 獅 柑 鳳 橘 , 橙 片 楊 梅 。 雜 以 海 錯 山 珍, 家 餚 市 點 。 縱 非 親 厚 , 亦 必 奉 節 酒 三 杯 。 若 至 戚 忘 情 ,何 妨 爛 醉 ! 俗 說 新 正 拜 節 , 走 千 家 不 如 坐 一 家 。

春 節 期 間 不 管 是 招 待 客 人 或 是 自 己 享 用 的 食 品 , 都 要 符 合 好 的 口 彩 , 即 使 是 素 菜 也 不 例 外 。 有 的 人 家 因 為 年 夜 飯 吃 多 了 大 魚 大 肉 , 就 特 地 在 正 月 初 一 包 一 頓 素 餃 子 來 吃 。 因 為 餃 子 形 似 元 寶 , 象 徵 財 源 廣 進 。 還 有 人 會 在 餃 子 餡 裡 暗 藏 一 兩 枚 銅 錢 , 據 說 吃 到 的 人 這 一 年 中 一 定 運 氣 特 別 好 。 正 月 初 一 常 用 的 一 道 素 菜 是 芹 菜 、 芥 菜 炒 豆 腐 , 取 其 「 清 、 吉 、 福 」 的 諧 音 。 芹 菜 炒 豆 腐 又 稱 「 金 板 搭 銀 橋 」 , 也 是 招 財 進 寶 的 意 思 。

有 客 人 上 門 拜 年 , 一 定 要 敬 奉 茶 點 。 茶 點 的 內 容 包 羅 萬 象 , 但 都 以 甜 味 為 主 。 這 是 要 讓 客 人 有 「 甜 頭 」 可 嚐 。 過 年 請 吃 點 心, 特 別 稱 為 「 端 寶 」 。 主 人 會 以 精 緻 的 點 心 盒 盛 上 瓜 子 、 糖 果 、 蜜 餞 、 小 棗 , 稱 為 「 糖 茶 」 。 劉 若 愚 ( 生 於 一 五 四 一 年 ) 的 《 酌 中 志》 卷 二 十 提 到 一 種 「 百 事 大 吉 盒 兒 」 , 內 容 則 是 柿 餅 、 荔 枝 、 桂 圓 、 栗 子 、 熟 棗 等 。 幾 乎 每 一 種 點 心 都 有 相 對 應 的 吉祥 話 。 如 柿 餅 ─ 事 事 如 意 ; 核 桃 ─ 和 和 氣 氣 ; 棗 子 、 花 生 、 桂 圓 、 栗 子 則 諧 音 「 早 ( 棗 ) 生 ( 花 生 ) 貴 ( 桂 圓 ) 子 ( 栗 子 ) 。 橘 子 、 荔 枝 ─ 吉 利 」 。

通 常 來 拜 年 的 客 人 很 少 空 手 而 來 , 多 半 會 帶 上 一 兩 樣 禮 物 。 如 果 主 人 家 有 小 孩 的 話 , 糖 果 、 零 食 就 是 最 受 歡 迎 的 禮 物 了 。 北 京 城 裡 在 過 年 期 間 乾 果 舖 都 賣「 雜 拌 兒」 。 所 謂 雜 拌 兒 , 就 是 綜 合 乾 果 , 分 成 二 種 。 一 種 是 細 雜 拌 兒 , 即 桃 脯 、 杏 脯 、 苹 果 脯 、 瓜 條 、 糖 藕 、 金 絲 棗 、 烏 棗 、 花 生 粘、 核 桃 粘 等 。 另 一 種 是 粗 雜 兒 , 有 苹 果 干 、 小 花 生 、 南 瓜 子 等 。 各 色 乾 果 , 都 可 隨 意 搭 配 。

    回目錄


全國各地的春節習俗


〔北京省〕


北 京 市 初 五 開 市 時 , 掌 櫃 的 要 帶 領 所 有 伙 計 們 祭 神 , 祭 拜 後 將 神 禡 、 紙 錢 請 到 門 口 , 放 在 芝 麻 秸 , 松 木 枝 架 上 一 焚 , 稱 為 「 送 神 」 。 伙 計 們 還 要 去 租 借 各 種 敲 擊 樂 器 , 外 頭 一 放 起 鞭 炮 , 裡 頭 就 開 始 敲 鑼 打 鼓 、 搖 算 盤 , 熱 熱 鬧 鬧 的 開 張 , 說 是 「 響 響 噹 當 , 大 吉 大 利 」 。 正 月 初 八 稱 為 「 順 星 」 。 據 說 每 人 每 年 的 運 道 如 何 , 完 全 操 在 他 個 人 值 年 星 宿 的 手 裡 , 而 每 年 正 月 初 八 正 是 「 諸 星 下 界 」 的 日 子 , 在 這 天 到 廟 裡 燒 香 祭 星 , 可 以 獲 得 星 宿 的 垂 祐 。 若 在 家 中 「 順 星 」 , 是 在 初 八 晚 上 等 星 星 出 齊 後 , 在 庭 院 裡 擺 上 香 案 , 供 上 「 星 神 禡 」 , 以 元 宵 為 供 品 , 再 以 五 色 燈 花 紙 , 捻 成 一 百 零 八 個 燈 花 兒 , 用 油 泡 在 粗 磁 做 的 小 燈 盞 裡 , 燃 起 來 散 放 於 庭 院 各 處 , 就 可 以 去 災 了 。

〔山東省〕


寧 陽 縣 元 旦 吃 餛 飩 , 稱 為 「 填 倉 」 , 黃 縣 、 蓬 萊 一 帶 , 元 旦 早 起 要 照 虛 耗 。 由 女 主 人 手 持 紅 燭 , 把 家 中 各 個 角 落 照 一 遍 , 意 思 是 以 光 明 驅 逐 黑 暗 , 然 後 將 年 前 以 麵 粉 做 成 的 各 種 窗 花 放 在 窗 台 上 。 小 孩 子 起 床 後 , 要 攀 著 門 拴 打 三 個 鞦 韆 , 據 說 可 以 長 得 快 。 有 些 地 區 煮 餃 子 時 要 用 芝 麻 秸 燒 火 , 意 味 新 的 一 年 像 芝 麻 開 花 一 樣 , 節 節 高 昇 , 飯 後 在 鍋 內 要 放 上 饅 頭 , 意 味 有 「 餘 頭 」 。 膠 東 的 新 媳 婦 第 一 年 要 到 丈 夫 的 外 祖 家 拜 年 , 稱 為 「 札 根 」。 據 說 到 了 外 祖 家 , 就 可 以 把 根 札 下 , 不 會 有 離 婚 和 早 年 喪 偶 之 事 。 舊 時 還 有 初 五 「 送 窮 」 的 習 俗 。 當 天 祭 拜 年 , 要 放 鞭 炮 以 示 「 趕 五 窮 」 。 曲 阜 則 在 初 五 辦 「 文 曲 星 會 」 , 初 五 晚 上 , 學 生 要 到 老 師 家 , 向 孔 子 神 像 拈 香 祭 拜 。 再 由 老 師 出 題 做 一 篇 文 章 , 完 成 後 由 老 師 它 焚 掉 , 叫 做 「 文 曲 星 會 」 。

〔河南省〕


陳 留 縣 元 旦 在 天 井 中 以 青 石 壓 橫 木 , 稱 為 「 壓 千 觔 」 。 滎 陽 縣 天 未 亮 時 就 設 祭 品 在 庭 院 祭 天 , 並 燃 燒 柏 柴 以 逐 疫 。 孟 津 縣 元 旦 蒸 麵 繭 以 祈 求 蠶 業 有 好 的 收 成 。 郲 縣 元 旦 五 鼓 時 , 每 戶 門 前 都 插 一 支 路 燈 , 例 同 元 宵 。 沘 源 縣 以 初 三 為 「 穀 子 生 日 」 , 是 日 不 食 米 飯 。 初 七 為 火 神 生 日 , 夜 間 必 放 花 炮 。

〔陝西省〕


富 平 縣 各 宗 族 皆 為 祖 先 畫 像 , 元 日 聚 集 子 孫 禮 拜 , 祭 後 更 醵 金 飲 宴 , 稱 為 「 節 坐 」 。 初 二 各 戚 友 間 則 以 麵 食 、 豬 肉 相 贈 , 稱 為 「 拜 節 」 。 高 陵 縣 元 旦 , 一 等 到 天 亮 即 懸 掛 黃 紙 於 竹 竿 上 以 祀 天 , 稱 為 「 接 天 神 」 。 又 以 木 炭 懸 於 門 首 , 據 說 可 以 去 瘟 疫 。 石 泉 縣 以 黃 紙 作 錢 ,元 旦 結 彩 懸 於 門 ,名 為 「 寶 蓋 錢 」 。 臨 潼 縣 以 初 五 為 「 送 窮 節 」 , 家 家 剪 紙 人 後 , 拿 到 門 扔 掉 。 當 日 每 人 必 定 飽 食 , 稱 為 「 填 五 窮 」 。

〔安徽省〕


安 徽 省 自 年 三 十 中 午 十 二 點 就 開 始 拜 年 , 一 直 拜 到 初 一 中 午 十 二 點 為 止 。 並 互 相 較 量 誰 家 放 的 鞭 炮 紙 最 厚 , 就 表 示 誰 家 過 年 最 隆 重 。 年 青 人 則 玩 「 打 老 窩 」 的 遊 戲 。 拜 年 後 , 在 地 上 挖 洞 , 放 進 銅 錢 , 各 人 用 自 己 的 銅 板 用 力 擲 擊 , 打 出 洞 外 的 錢 就 歸 他 所 有 。 壽 春 於 初 四 迎 財 神 , 商 家 必 備 魚 頭 、 茨 菇 和 芋 艿 等 供 品 , 諧 音 「 餘 頭 」 、 「 時 至 」 、 「 運 來 」 , 以 為 發 財 的 吉 兆 。

〔湖北省〕


武 昌 以 正 月 初 四 為 「 新 婿 賀 年 」 , 新 女 婿 回 岳 家 , 必 須 忍 受 岳 家 人 的 戲 弄 而 不 得 動 怒 。 黃 陂 拜 年 的 順 序 為 「 初 一 拜 本 家、 初 二 母 舅 、 初 三 回 岳 家 」 。 家 有 親 喪 者 , 必 以 籃 紙 寫 一 服 字 貼 在 門 口 , 謝 絕 賀 年 。

〔湖南省〕


新 化 元 旦 必 定 準 備 極 豐 盛 的 早 餐 , 俗 信 新 年 的 第 一 餐 愈 豐 盛 表 示 這 一 年 愈 豐收 。 長 沙 習 俗 , 有 客 前 來 拜 年 , 要 放 鞭 炮 迎 接 。 入 座 後 , 送 上 兩 枚 檳 榔 , 稱 為 元 寶 , 祝 其 發 財 之 意 。

〔江蘇省〕


江 寧 縣 元 旦 貴 家 於 房 門 口 貼 畫 雄 雞 。 吳 縣 多 於 元 旦 至 通 元 寺 禮 拜 觀 音 大 士 。 蘇 州 習 俗 : 元 旦 一 早 開 門 要 於 三 爆 竹 , 叫 做 「 高 陞 三 級 」 。 清 晨 出 門 , 要 遵 循 黃 曆 上 所 指 定 的 方 向 , 叫 做 「 喜 神 方 」。 並 到 城 隍 、 土 地 等 廟 去 燒 香 , 必 歷 經 十 廟 乃 止 , 稱 為 「 燒 十 廟 香 」 。 自 元 旦 至 元 宵, 火 爐 中 燒 巨 煤 墼 , 稱 為 「 歡喜 團 」。 准 安 人 傳 說 , 吃 湯 糰 可 以 接 財 神 ,所 以 從 大 年 初 一 清 晨 就 開始 下 湯 糰 , 直 到 元 宵, 天 天 都 有 湯 糰 吃 。 武 進 縣 婦 女 元 旦 剪 松 柏 枝 , 繞 以 紅 絲 , 戴 在 髮 髻 上 , 據 說 可 以 長 壽 。

〔浙江省〕


烏 程 縣 元 旦 以 長 竿 束 草 於 上 , 點 火 燃 燒 , 並 敲 鑼 打 鼓 , 稱 為 「 慶 田 蠶 」 。 又 點 天 燈 於 竿上 , 直 至 三 月 三 日 止 。 寧 波 元 旦 祭 祖 後 要 吃 豆 粥 。 晚 上 要 關 門 前, 再 於 一 次 「 關 門 炮」 。 紹 興 新 年 以 「 茶 碗 茶 」 待 客 , 裡 面 還 要 加 上 橄 欖 和 金 桔 , 同 時 用 茶 葉 蛋 待 客 , 稱 為 「 捧 元 寶」 。

[福建省]


廈 門 人 元 旦 出 門 前 , 都 得 當 空 拜 禱 玉 皇 大 帝 , 稱 為 「 祭 神 」 。 清 晨 祭 神 用 鮮 花 素 果 , 中 午 祭 神 則 用 牲 醴 , 及 一 碗 春 飯 。 春 飯 就 是 在 白 飯 上 插 上 紅 紙 做 的 春 花 。 閩 音 「 春 」 與 「 剩 」 諧 音 , 春 飯 是 取 其 「 年 年 有 餘 」 的 好 口 彩 彩 。 漳 州 初 四 稱 為 「 接 尪 」 , 除 了 進 廟 燒 香 外 , 還 要 預 備 一 個 糖 果 糕 餅 盒 , 叫 做 「 荐 盒 」 、 供 上 在 廳 上 迎 神 下 降 。

〔廣東省〕


海 豐 一 帶 , 小輩 向 長 輩 賀 年 時 , 長 輩 會 以 紅 包 或 柑 橘 賞 給 晚 輩 。 潮 州 春 節 節 食 有 菜 粿 、 腐 圓 、 酵 包 、 管 煎 、五 果 湯 。 初 四 夜 裡 , 家 家 要 點 一 盞 燈 , 準 備 一 缸 水 , 叫 做 「 等 神 水 」 。 東 莞 正 月 初 一 祭 神 , 要 供 上 糖 上 煮 芋 頭 , 叫 做 「 富 貴 有 緣 」 。

〔四川省〕


成 都 人 元 旦 不 吃 飯 , 因 為「 飯 」與 「 犯 」 , 同 音 , 為 了 避 諱, 則 吃 湯 圓 或 掛 麵 以 祈 求 合 家 團 圓 , 福 壽 綿 長 。 劉 閣 等 地 於 正 月 初 七 「 人 日 」 還 要 「 過 小 年 」 , 除 了 敬 神 、 祭 祖 外 , 也 吃 團 年 飯 。 成 都 人 則 於 人 日 遊 西 郊 的 杜 甫 草 堂 。 長 壽 縣 元 旦 於 門 外 燃 九 支 臘 燭 , 稱 為 「 九 品 燭 」 , 以 敬 天 地 。

    回目錄


台灣的春節習俗


台 灣 民間 流 傳 著 一 首 「 新 年 歌 」 , 將正 月 間 的 行 事 以 歌 謠 方 式 逐 日 記 載 下 來 , 內 容 如 下:

初 一 早 、 初 二 早 、 初 三 睏 到 飽 ,
初 四 頓 頓 飽 , 初 五 隔 開 , 初 六 挹 肥,
初 七 七 元 , 初 八 完 ,
初 九 天 公 生 , 初 十有 食 食 ,
十 一 請 子婿 ,
十 二 查 某 子 返 來 拜 ,
十 三 食 暗 糜 配 芥 菜 ,
十 四 結 燈 棚 ,
十 五 上 元 暝 ,
十 六 折 燈 棚 。


初 一元 旦 , 事 先 就 要 依 據干 支 找 出 當 年 「 開 正 」 的 時 刻 。 「 開 正 」 的 時 刻 通 常 很 早 , 有 的 人 家 甚 至 通 宵 守 歲 , 一 等 時刻 到 來 , 就 燃 放 鞭 炮 , 在 神 佛 前 擺 上 各 色「 甜料」,如 紅 棗 、 冬 瓜 糖 、 花 生 糖 等 。 全 家 老 幼 一 同 祀 神 、 祭 祖 , 迎 接 新 年 的 到 來 。

平 日 信 奉 某 一 神 祇 者 , 也 在 春 節 到 所 祠 之 廟燒 香 禮 拜 , 稱 為 「 行 香 」 。 新 正 出 行 , 男 女 必 定 盛 裝 , 並 且 要 查 閱 曆 書 , 找 出 與 自己 生 辰 干 支 相 對 應 的吉 利 方 向 , 以 期 新 年 事事 順 利 。 路 遇 親 友 時 , 則 拱 手 互 道 「 恭 喜」 。 有 登 門 賀 年 的 賓 客 時 , 主 人 要 端 出 各 種 甜 料 、甜 茶 招 待 ,稱 為 「 食 甜 」 。 過 去 的 甜料 以 紅 棗 、 橘 子、 冰 糖 、 花 生、 冬 瓜 糖 及 瓜 子 等 四 種 或 六 種 組 成 。 客 人 在 「 食 甜 」 時 , 也 要 即 興 的 說 些 吉 祥 話, 如 「 吃 紅棗 , 年 年 好 」 , 「 吃 甜 甜 , 大 賺 錢 」 、 「 老 康 健 , 食 百 二」 等 等 。

為 了 求 取新 春 的 吉 利 , 舊 時 在 台 灣 也 有 若 干 的 禁 忌 要 遵 守 , 例 如 : 忌 煎 粿 , 為 恐 將 年粿 煎 焦 ( 台 語 的「 焦 」 字 音 同 赤 貧 之 「 赤 」 字 )。 忌 打 破 碗 盤 , 若 不 慎 打 破 , 則 以 紅 紙 包 上 碎 片 , 新 年 後 丟 入 河 中 , 口 吟 「 撞 破 瓷, 錢 銀 一 大 堆 」 。 蒸 年 糕 時 禁用 白 糖 ( 白 色 代表 喪 事 ) , 改用 紅 糖 。 又忌 元 旦食 粥 。 據 說只 要 元 旦 吃 粥 , 這 一 年 中出 門 一 定 會 遇 到 壞 天 氣 。並 忌 午 睡 、男 子 午睡 則 田 壟 必 垮 , 女 子 午 睡 則 土 灶 必 崩 。 但 由 於 生 活 型 態 的 改 變 , 許 多 的 禁 忌 已 逐 漸 被 人 忽 略 了 。

俗 傳 已 嫁 的 女 兒 若 在 正 月 初 一 歸 寧 , 會 使 娘 家 變 窮 , 所 以 要 到 初 二 才 能 回 娘 家 , 台 灣 稱 為 「 作 客 」 、「 返 外 家 ( 娘 家 ) 」 。 作 媳 婦 的 一 大 早 就 要 準 備 便 當 , 偕 同 婿 、子 女 回 娘 家 。 古 時 候 的 習 俗 , 女 子 無 故 不 得 擅 自 歸 寧 , 所 以 初 二 回 娘 家 時 多 由 娘 家兄 弟 前 來 迎 接。 這 一 道 手 續 在 現 代 已簡 化 成 了 電 話 邀 請 。 「 返 外 家 」 也 不 得 空 手 , 多 半 要 準 備 一 些 禮 物 , 稱 為 「 伴 手 」 或 「 等 路 」 。 娘 家 兄 弟 有 子 女 的 , 也 要 贈 送 紅 包 。 女 兒 帶 回 的 外 孫 , 則 由 外 家 贈 送 雞 腿 , 或 用 紅 絨 繩 繫 古 錢 , 掛 在 外 孫的 頸 上 , 稱 為 「 結 衫 帶 」 ,這 些 古 俗 也 早 已 被 紅 包 所 取 代 。

正 月 初 三 , 俗 稱 「 赤 狗 日 」 , 俗 信 此 日 不 宜 外 出 、 宴客 。 若 犯 此 禁 忌 ,則 終 生 赤 貧 。 所 以 經 過 了 初 一 、 初 二兩 天 的 忙 碌 後 , 大 家 在 初 三 都 會 睡 到 日 上 三 竿 才 起 床 。 這 一 天 則 在 家 中 賭 博 取 樂 。 不 過 , 工 商 業 社 會 的 步 調 已 不 及 以 往 的 悠 閒 , 許 多 的 公 司 商 號 都 在 初 四 就 開 工 了。 所 以 民 間 儘 管 有 「 赤 狗 日 」 的 禁 忌 , 許 多 人 還是 會 把 握 這 最 後 一 天 的 假 期 外 出 踏 青 。

舊 時 的 習 俗 ,正 月 出 行 經 過 橋 樑, 隧 道 時 都 要 祭 橋 神 , 事 先 準 備 香 及 金 紙 , 到 橋 頭 焚 香 燒 金 , 祈 求 橋 神 保 佑 出 行 平 安 。 也 有 人 僅 燒 香 , 再 將 金 紙 繫 上 紅 絨 線 , 放 在 橋 頭 , 俗 稱 「 壓 金 」 。 今人 祭 橋 神 則 只 是 搖 下 車 窗 , 將 金 紙 丟 在 橋 上 , 隨 即 呼 嘯 而 去 , 早 就 失 去 了 那一 份 恭 謹之 心 。

正 月 初 三 又 是 俗 傳 「 老 鼠 娶 親 」 的 日 子 , 入 夜 以 後 , 各 家 各 戶 都 要 提 早 熄 燈 就 寢 , 並 在 家 中 各 處 撒 鹽 、 米 , 稱 為 「 老 鼠 分 錢」 。

初 四 接 神 , 去 年 臘 月 廿 四 日 升 天 奏 報 的 諸 神 都 在 初 四 那 天 回 轉 人 間 。 因 此 要 準 備 牲 醴 、 香 燭 紙 馬 迎 接 諸 神 下 降 。 俗 話 說 「 送 神 早 , 接 神 遲 」 , 所 以 接 神 一 般 都 在 午 後 舉 行 。 由 於 要 準 備 接 神 的 供 品 , 飯 菜 特 別 豐 盛 , 所 以 才 說 「 初 四 頓 頓 飽 」 。

初 五 隔 開 , 表 示 新 正 暫 告 一 段 落 。 各 商 家 已 正 式 開 張, 回 復 正 常 營 業 。 初 六 挹 肥 , 表 示 舊 時 農 民 於 此 日 開 始 下 田 , 準 備 春 耕。 初 七 人 日 , 在 台 灣 並 無 慶 祝 人 日 的 習 俗 。 初 九 天 公 生 , 則 是 新 年 以 後 最 隆 重 的 祭 典 。初 八 午 夜 交 子 時 後 , 全 家 老 幼 就 要 齊 聚 廳 堂 , 由 長 者 上香 , 向 天 公 行 三 跪 九 叩 之 禮 。 祭 祀 完 畢 , 還 要 燒 一 種 特 製 的 「 天 公 金 」 , 然 後 燃 放 鞭 炮 。 由 於 拜 天 公 的 祭 品 極 為豐 盛, 所 以 到 了初 十 還 「 有 食 食」 。 十 一 日是 岳 父 宴請 子 婿 的 日 子 、 俗 稱 「 子 婿 日 」 。 十二 日 女 兒 歸 寧 。 連 續 幾 天 吃 多 了 大 魚 大 肉 , 十 三 日 就來 點 清 淡 的 稀 飯 配 芥 菜。 十 四 日 開 始 結 燈 棚 , 新 年 的 歡 樂 就 在 元 宵 燈 火 的 高 潮 中 劃 上 一 個 圓 滿 的 句 點 。

許 多 地 方 的 客 家 人, 在 正 月 初 一 的 早 餐 都 要 吃 素 。 據 說 年 初 一 吃 一天 素 等 於 全 年 吃 素 , 但 是 年 初 一 常 有 親 友 來 訪, 光 以 素 食 款 待 也 不 太 方 便 , 後 來 便 簡 化 成 了 只 吃 早 齋 。 初 二 婦 女 回 娘 家 時 , 照 例 要 帶 一 些 禮 物 回 去 孝 敬 父 母 。 從 前 時 興 的 「 等 路 」 ( 禮 物) 是 雞 腿 、 綠 豆 餅 及 檳 榔 , 近 來 則 改 用餅 乾、 蛋 捲 、 飲 料 等 。 初 三 「 送 窮 鬼 」 。 以 前 人 認 為 初 三 以 前 掃 地 、 倒 垃 圾 會 把 財 富 也 都 掃 出 去 。所 以 , 一 直 要 到 年 初 三 , 才 將垃 圾收 拾起 來 , 拿 到 郊 外 燒 掉 , 稱 為 「 送 窮 鬼」 , 據 說 這 樣 就 可 以 窮 去 富 來 。 初 五 「 出 年 架 」 , 表 示 新 年 告 一 段 落 。 初 九 天 公 生 ,當 天 不 得 曬 衣 物 , 也 不 能挑 肥 挑 糞 , 以 免 褻 瀆 天公 。初 十「 水 婆 生 」 , 當 天 不 能 洗 衣 服 。

客 家 人 也 有 一 首 新 年 謠 , 勾 劃 出 了 客 家 新 年 的 風 貌: 「 年 到 初 二 , 食 乘 把 膩 膩 ; 年 到 初 三 四, 人 客 來 來 去 ; 年 到 初 五 六 , 有 酒 又 無 肉 ; 年 到 初 七 八 , 家 家 捧 粥 缽; 年 到 初 十 邊 , 依 舊 同 仙 般 ; 年 到 十 五 六 , 食 了 剩 餘 肉 ,耕 的 耕 , 讀 的 讀 。 」

    回目錄


春節詩詞選

元會
曹植(一九二──二三二)

初歲元祚、吉日維良。
乃為嘉會,宴此高堂。
衣裳鮮潔,黼黻元黃。
珍膳雜還,充溢圓方。
俯視文軒,仰瞻華梁。
願保茲善,千載為常。
歡笑盡娛,樂哉未央。
皇室榮貴,壽考無疆。
正旦蔡趙王賞酒
庾信(五一三──五八一)

正旦惡,酒新年長命杯。
柏葉隨銘至,椒花逐頌來。
流星向?落,浮蟻對春開。
成都已噀火,蜀使何時回。
田家元旦
孟浩烠(六八九──七四○)

昨夜斗回北,今朝歲起東。
我年已強仕,無祿尚憂農。
桑野就耕父,荷鋤隨牧童。
田家占氣候,共說此年豐。
元日
王安石(一○二一──一○八六)

爆竹聲中一歲除,春風送暖入屠蘇。
千門萬戶曈曈日,總把新桃換舊符。
元日(玉樓春)
毛滂(約一○五五──一二○)

一年滴盡蓮花漏,碧井屠蘇沈凍酒。
曉寒料峭尚欺人,春態苗條先到柳。
佳人重勸千長壽,柏葉椒花芬翠袖。
醉鄉深處少相知,祇與東君偏故舊。
庚辰元日
陶宗儀(約一三六○)

授曆紀庚辰,開元值丙寅。
五更微見雪,兩日便迎春。
頭戴銀旛巧,門題彩帖新。
屠蘇循故事,殿飲老年人。
庚戌元日
高士談(逝於一一四六)

舊日屠蘇飲最先,而今追尚依然。
故人對酒且千里,春色驚心又一年。
習俗天涯同爆竹,風光塞外只寒煙。
殘年無復功名望,志在蘇君二頃田。
元旦試筆(選一)
陳獻章(一四二八──一五○○)

天上風雲慶會時,廟謨爭遺草茅知。
鄰棱菪揹T賓酒,稚子齊歌樂歲詩。
老去又逢新歲月,春來更有好花枝。
晚風何處江樓笛,吹到東溟月上時。
丁卯元日
錢謙益(一五八二──一六六四)

一樽歲酒拜庭除,稚子牽衣慰屏居。
奉母猶欣餐有肉,占年更喜夢維魚。
釣帘欲迎新巢燕,滌硯還疏舊著書。
旋了比鄰雞黍局,並無塵事到吾廬。
甲午元旦
孔尚任(一六四八──一七一八)

蕭疏白髮不盈顛,守歲圍爐竟廢眠。
剪燭催乾消夜酒,傾囊分遍買春錢。
聽燒爆竹童心在,看換桃符老興偏。
鼓角梅花添一部,五更歡笑拜新年。

    回目錄



1
[春節] [元宵] [清明] [端午] [七夕] [中元] [中秋] [重陽] [冬至] [過年]